亲亲小说网 > 那年在剑阁听到的秋风 > 第054章:情心劫(书号:85802

第054章:情心劫

作者:Naive1
    黑雾毒气随烟幕人影消失而迅速弥散,四边视野为之一空,徐秋艰难起身,接过湛蓝圣剑,环视周身遍地。

    被那妖灵鬼影一路夹挟飞驰,徐秋早已迷失方向。只看四周冰壁环绕,在此形成一个半椭圆的地下空洞,周遭冰壁细微之处厚薄不一,冰墙上流影飞光,反射光线自是奇异多姿,不知地下光线源头究竟是何处,从上方行来,竟能洞照至此,徐秋生出一丝疑惑,也许这地道尽头就是此行目的,是异鬼进行祭灵仪式的地点。

    继续向下走,徐秋这样想着,仿佛梅竹昙和徐泠同时在他眼前:“绝不让你们失望?!?br />
    雾雪峰边缘,林界雪山一步一天地。黑暗天穹之下,银河之海一星一光坠。

    二十六道流星般的光影拖曳辉芒环绕包夹,依次站定,仿佛饿狼围捕猎物。

    天机气息从天而降,无边神念威压横压而来,只看那二十六人个个奇装异服,兵刃各异,五行真元毕集齐至每一人都化作一颗太阳般燃烧的火球,数点连线,二十六颗火球各自间延伸星光灵线,合而为一,交错综杂的线条正中央便是湛蓝副剑主。

    消瘦男子眼见大阵将小蝶,林凡一起围困在内,忙喊道:“不可伤蝶圣灵性命?!?br />
    二十六人中站在最前端的一名矮个小人,眯起本就不大的眼睛不在意回道:“狮子搏兔,亦需全力,生死之战容不得半分留情,金圣灵所言,恕难从命?!彼湟桓毙『⒀?,稚童嗓音,语气却是威严冷冽,自负狂傲,虽是与同伴对话,但没有半分客气意思。

    林凡结起护体气罩,印诀一掐,一圈水蓝灵力将小蝶包裹严实,悬在半空。湛蓝副剑主细声说道:“我是徐秋叔父,若想救徐秋就把他的所在告诉我?!?br />
    异瞳美人早已不是昔日天真浪漫的蝶灵仙女,对他人之言不会轻信,所以林凡话语并没有让她兴奋半分,反而让小蝶升起警惕心,紧闭双唇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林凡没有得到回应,万涛界临剑气凝冰化器,冰峰天地的冷然气氛让小蝶不禁打了数个冷战,湛蓝副剑主平声说道:“无论如何我都要知道徐秋在哪,他人死活不在我思考之内,你最好在我解决他们前想好答案?!?br />
    两人对话之时,寰宇星阵已经完全布置完备,领头孩童环臂抱胸,居高临下说道:“现在交出蝶圣灵,留下右手,我准你离开?!?br />
    林凡眼神一动,此情此景何其相似,记忆之内的争锋旧景,陈年往事又好像回到眼前,当年银心剑阁大比三?;靼艿端Ш?,十式之内在瞳剑神算孙心无胸前划下“谁与争锋”四字,令他弃剑归隐,单挑那一任斗天剑阁魁首而不败,一夜成名,被评为“百年内最强剑者天才”。

    春风得意马蹄急,多少剑阁少女剑士惊叹于他的无双武功,多少与会武者风传他独创的万涛界临气兵,只可惜当日年轻气盛,以至于犯下今生难以自我谅解的错误,封剑弃武,任人唾骂也不反驳亮剑。

    可惜老天总爱与他开玩笑,因武伤人,所以自我放逐,但失去武功竟也会害人,害死的还是今生挚爱。

    那痛彻心扉的苦难实是最锋利的剑,把他斩醒,也最终让他明心见性,参透最后屏障。

    一生中巅峰至谷底,谷底再到颠顶的回忆再次让林凡心潮澎湃,起伏跌宕,无数爱恨情仇交织纠缠,心如乱麻。

    龙颜卿眼中林凡全身上下灵力暴狂而行,光芒明灭闪烁,其释放出的神念势境波动也极端不稳,金焱首席熟练修武之道,看这情形分明就是走火入魔的先兆,娃娃脸剑士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鹫金圣剑已经蓄势待发,预备见到情况不对就出手救援林凡。

    另一边,孩童模样的高手大喝三声,磅礴水元灵力狂野飙飞,吞噬卷缠,和其他阵眼中灵力融合,星阵之力鼓荡至极限,与漫天星宇光芒交相呼应,巨量灵力化为一道圆盘,圆盘之上黑白鱼图纹腾飞游动,虚实变幻,缓缓碾向林凡身周。

    湛蓝副剑主傲然挺立,万涛界临剑气再经鼓催,冲天剑芒破锋出手,林凡情绪万千,在所有心绪最纠缠之时,猛然挥剑,千端结,万道网,至情一剑应运而生。

    林凡转头收剑,驱散万涛界临剑,回望东之极处,那儿有一汪海洋,是养育他成长之地,也是与她相遇结缘的水土,这样想来心中竟有掀起澎湃巨浪,甜苦俱在,复杂之处难于言表。

    这一式是斩情之剑,林凡驱动情绪为剑招增幅剑意,情绪越炽烈威力越强大。但是斩情剑是借情抒剑,剑出之后势必只有剑意存留,所以林凡此时不应再有其他人情气息,只有在驱散剑意势境后,才能重新拿回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今日自己在斩情后还有这样的心境剧变,究竟为何呢?林凡再忆起爱人娇艳如花的笑脸,古灵精怪的行止终于,情难自已,泪如泉涌。

    他身前,冰灵剑气硬撼太极道盘,五行灵元组合幻化为全新力量与至情剑斩交锋不停,一时间风云色变,烈阳再现,一轮狂风气浪冲击翻动,众人脚下,树海林石尽皆化为齑粉碎末,形成一个巨大坑洞。

    二十六星辰分崩离析,星线寸寸断开,众雾族吐血飞退,震骇难言。

    为首孩童强忍剑气噬体之痛,眼中绝望,失望,恐惧,憧憬,自负,兴奋的心情接连变换,哑声问道:“这是何剑?”

    “这一式,心为海,情为势,名唤千海万势情心劫?!?br />
    林凡蓝衣毫发无损,傲立夜空,湛蓝副剑主朗声说道:“让开道路,我不伤尔等性命?!?br />
    孩童环视受伤众人,这寰宇星阵是他们圣族最强阵法,也是此次大战最大倚靠,连圣族帝君也无法破去他们二十六人合阵,不想竟然一招败落,眼前人族高手实力已经超凡动神,根本不是凡界生物可以抗衡。

    小孩状的傲轩远看着周边魂气为敌所夺的战友,不屈之意再燃,厉声大喝道:“圣族征战,不胜便死,自吾辈先祖来,未闻有违者,众君,赴死取胜就在今朝?!彼镆饪犊?,傲意凛然,怒吼声如一记强心针打如在场圣族仙神心脏。

    “傲仙神所言甚是,没有跪下的圣族,只有战亡的圣族?!?br />
    “今天就和傲仙神一同践言应诺,让天下英雄也知道我圣族强大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拼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矮子,我一直看不惯你领袖星阵,所以今天务必让我打头阵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寰宇星阵布阵二十五仙神各个个鼓荡真元,再无人有丝毫迟疑。

    林凡伸掌说道:“该到时候了?!?br />
    话音刚落,漫天圣族高手身体上“噗噗”连响,一连串血花红雾遮蒙天际,锋锐剑气纷纷钻出血肉之躯,“嘶嘶”怒舞,一一钻回林凡体内。

    除开金圣灵之外,所有圣族高手抛跌下去,直坠地面。

    帝国历四一五年,一月六日,相当于人族的势境高手二十六名圣族仙灵,一招败于湛蓝副剑主林凡之手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